明珠托口

当前位置/ 首页/ 明珠托口/ 正文

飞虎队误落托口

 



      一九四五年春天的一个早晨,托口古镇的上空远远传来一阵飞机马达的轰鸣声,声音从东方隐隐传来,越来越近,神坳上用作防空警报的大钟当当当急促地响起,警察局长拿着洋铁皮做的话筒满街催促大家说飞机来了,大家快疏散,居民们全不当回事。抗战八年了,托口作为大后方之最后方,虽说也听说过日本飞机炸毁了黔阳城对岸的灯笼桥,也见过涂着红膏药的鬼子飞机零散的飞过古镇的上空,但还真没见过在这里丢下过一枚炸弹。早先镇公所是开过大会的,再三告诫居民们千万不可掉以轻心,一听到警报响,马上要疏散,跑了几次都是有惊无险,慢慢大家也就不当一回事了,警察局长的喊话也不过例行公事而已。
 
 
      可是这一回,这飞机的叫声越来越近,后来竟在古镇上空久久盘旋,一会儿飞往通州塘,一会儿飞往花园坡,,当它飞到绿洲树林的上空,围着绿洲转了一个圈,最后竟然慢慢降落在绿洲靠近镇子边上的河滩上了。镇上的居民站在张家祠堂的码头上远远观望,不知这到底是哪个国家的飞机,也不敢贸然往前去探个究竟。
      一个在洲上放牛的老人大着胆子走近去,只见一个高个子蓝眼睛的外国飞行员,茫然四顾,见到老人就象见到亲人一样,连连打招呼,不断做着手势,衣里哇拉不知说些什么。那外国人又用手指着镇上的方向,用手指一下头顶,摊开手掌往镇上方向又收回来。老人想大概是要自己去镇上找个头人来,就点点头,然后向镇上走去,洲上的牛放养惯了的,不用去管它。
 
 
      老人跑到镇公所,镇长和警察局长一听,连忙带上几个警察,一路小跑赶到洲上,一路跟上了许多看热闹的老百姓。
      大家还是不明白这老外说的是什么意思,镇上的师爷忽然想起,敖家大少爷敖金泽不是在南京读过书的吗?好像有时也三不三地调几句洋话,何不叫他来。正说着,敖金泽来了,一身西装革履,十足的假洋鬼子派头。大家顾不得像往常那样去取笑他,七嘴八舌要他去跟那洋鬼子对话。
      敖金泽远远看见飞机上呲牙咧嘴的鲨鱼图案,连忙说大家不要怕,这是盟军的飞机。说着他不卑不亢派头十足的向那飞行员走去,一边招手,一边哈罗哈罗的打招呼。那美国飞行员一见来了个穿洋装说洋话的中国人,一下喜出望外,紧紧握住敖少爷的手。两人亲热的用英语交谈起来。
 
 
      大家急着想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敖金泽回过头来对镇长和警察局长说这飞行员是盟军飞虎队的,夜航时掉了队,迷失了方向,回不了芷江。镇长和警察局长连忙上前向美国飞行员问好,并通过敖金泽告诉他,往北飞过三里坪,再过冷水溪,不到二十公里就是芷江了。镇长热情的邀请美国飞行员去镇上小憩片刻,吃个便饭,飞行员说军务在身,不敢怠慢。然后与大家握手道别。
      飞行员走进机舱,再次向大家挥手,然后关上机舱门,开动马达,在河滩上向前滑动一段路程后,缓缓起飞,在镇上空转了一个圈,表示谢意后即加速向芷江方向飞去,他要急着赶去归队,奔向与日寇的最后一战。
 
2015年8月18日星期二
      一九四五年春天的一个早晨,托口古镇的上空远远传来一阵飞机马达的轰鸣声,声音从东方隐隐传来,越来越近,神坳上用作防空警报的大钟当当当急促地响起,警察局长拿着洋铁皮做的话筒满街催促大家说飞机来了,大家快疏散,居民们全不当回事。抗战八年了,托口作为大后方之最后方,虽说也听说过日本飞机炸毁了黔阳城对岸的灯笼桥,也见过涂着红膏药的鬼子飞机零散的飞过古镇的上空,但还真没见过在这里丢下过一枚炸弹。早先镇公所是开过大会的,再三告诫居民们千万不可掉以轻心,一听到警报响,马上要疏散,跑了几次都是有惊无险,慢慢大家也就不当一回事了,警察局长的喊话也不过例行公事而已。
 
 
      可是这一回,这飞机的叫声越来越近,后来竟在古镇上空久久盘旋,一会儿飞往通州塘,一会儿飞往花园坡,,当它飞到绿洲树林的上空,围着绿洲转了一个圈,最后竟然慢慢降落在绿洲靠近镇子边上的河滩上了。镇上的居民站在张家祠堂的码头上远远观望,不知这到底是哪个国家的飞机,也不敢贸然往前去探个究竟。
      一个在洲上放牛的老人大着胆子走近去,只见一个高个子蓝眼睛的外国飞行员,茫然四顾,见到老人就象见到亲人一样,连连打招呼,不断做着手势,衣里哇拉不知说些什么。那外国人又用手指着镇上的方向,用手指一下头顶,摊开手掌往镇上方向又收回来。老人想大概是要自己去镇上找个头人来,就点点头,然后向镇上走去,洲上的牛放养惯了的,不用去管它。
 
 
      老人跑到镇公所,镇长和警察局长一听,连忙带上几个警察,一路小跑赶到洲上,一路跟上了许多看热闹的老百姓。
      大家还是不明白这老外说的是什么意思,镇上的师爷忽然想起,敖家大少爷敖金泽不是在南京读过书的吗?好像有时也三不三地调几句洋话,何不叫他来。正说着,敖金泽来了,一身西装革履,十足的假洋鬼子派头。大家顾不得像往常那样去取笑他,七嘴八舌要他去跟那洋鬼子对话。
      敖金泽远远看见飞机上呲牙咧嘴的鲨鱼图案,连忙说大家不要怕,这是盟军的飞机。说着他不卑不亢派头十足的向那飞行员走去,一边招手,一边哈罗哈罗的打招呼。那美国飞行员一见来了个穿洋装说洋话的中国人,一下喜出望外,紧紧握住敖少爷的手。两人亲热的用英语交谈起来。
 
 
      大家急着想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敖金泽回过头来对镇长和警察局长说这飞行员是盟军飞虎队的,夜航时掉了队,迷失了方向,回不了芷江。镇长和警察局长连忙上前向美国飞行员问好,并通过敖金泽告诉他,往北飞过三里坪,再过冷水溪,不到二十公里就是芷江了。镇长热情的邀请美国飞行员去镇上小憩片刻,吃个便饭,飞行员说军务在身,不敢怠慢。然后与大家握手道别。
      飞行员走进机舱,再次向大家挥手,然后关上机舱门,开动马达,在河滩上向前滑动一段路程后,缓缓起飞,在镇上空转了一个圈,表示谢意后即加速向芷江方向飞去,他要急着赶去归队,奔向与日寇的最后一战。
 
2015年8月18日星期二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公众号 大洪江网 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