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珠托口

当前位置/ 首页/ 明珠托口/ 正文

闲话托口(三十)——大昌丰油号抢劫案

 



(闲话托口补遗)
      杨志统离开黄埔已有半年了,想起在那里的日子还是一肚子牢骚,只怪爷老子不知哪根筋转岔了,把他送到了几千里外的黄埔军校。校门口的对联至今清晰地刻在他的脑海里:“升官发财请往他处,贪生怕死勿入斯门”,横批是“革命者来”。
 
 
       杨志统的家在离托口二十几里的芷江县碧涌乡马脑坡,家中有八十多亩旱涝保收的水田,也算得上殷实之家,只是家中既无读书之人,更没人在衙中做官,
       终究是个没有身份的土财主。派丁派款常受官府欺负,还免不了遭受土匪的骚扰。他的父亲看到附近一些乡绅先后送儿子投学黄埔军校,说是时逢乱世,家中有个拿枪杆子的,也算是给自己吃了一颗定心丸,何况军校一出来就是挎斜皮带的军官了,那些睬红不睬绿的乡巴佬谁还敢小看他家?
       谁知杨志统本是个玻璃少爷,一贯游手好闲,来到黄埔一见那副对联,心就凉了半截,心想千里做官只为财,不为升官发财,干嘛千里迢迢受这背井离乡之苦?果然穿上军服,投入新兵训练,日晒雨淋,负重行军,不到半个月,搞得杨志统叫苦不迭,好歹熬了一个多月,他给父亲写了封信,极言军训之苦,伙食之差,要父亲给他寄些零花钱来。等他收到父亲寄来的钱,连夜脚踩西瓜皮,溜之乎也,跑回了老家。
 
(图片来自网络)
 
       过了两年,父亲去世了,他更成了无笼头的马,吃喝嫖赌抽,十足的五毒俱全,人说“聚家如同针挑土,败家如同水推沙”,崽卖爷田心不疼,杨志统只图火烧眉毛眼前光,卖田卖地也要花天酒地做个快活神仙。
       阳春三月,野花迷眼,夜猫叫春,杨志统一早换上他的团花绸马褂,西瓜皮帽往头上一叩,从栏里牵出他的枣红马,也不跟老妈招呼一声就跨马往托口镇上走去。
       与镇公所一墙之隔有一座小巧玲珑雅致幽静的小木楼,门前一副端庄的颜体门联,写的是“其来有自,且住为佳”出自托口乡绅,朗溪书院校长粟文烈之手。
       入夜,门楼上三只红灯笼亮了,现出三个大字“双胜楼”。这里是托口唯一的一家青楼,也是湘西最早的青楼,是小镇上官员乡绅富豪们的销金窟,也是他们社交应酬的必去之地。
       杨志统与他的好友建国织布厂厂长翘胡子在俊杰楼酒醉饭饱后,照例来到了双胜楼,开始他们的夜生活。
       接待他俩的是双胜楼新来的下江姑娘小雨小雪俩姐妹。因为是常客,鸨儿亲自将一壶桂花茶,一叠芙蓉酥,一叠薄荷酥,恭恭敬敬地摆在茶几上,满面堆笑地讨好着:“两位老爷请慢用,小雨小雪,好好伺候, 老爷有偿。”
       小雨把琵琶的弦再调了下,翘胡子敲响云板,小雪轻启玉喉,唱起了耳熟能详的常德丝弦:小妹妹住在大街边,一卖瓜子二卖烟,客官你买瓜子,客官你买香烟,小小生意奴要现钱。
       杨志统眯着双眼一边用手掌轻轻击拍,一边摇头晃脑的假作斯文。待小雪一曲唱罢,两人齐声叫好,杨志统掏出一块雪花般亮眼的银元,叫声小雪看赏。小雪上前接过银元,正要弯腰道个万福,杨志统顺势把小雪搂过来抱在膝上就要亲嘴,小雪狡猾的一闪,溜过一边,抛过来一个媚眼,娇滴滴的说:“看你那馋猫样,酒还没上,哪有兴头?”杨志统连忙叫鸨儿:“老婊子,快上酒菜,老子今夜要和小雪姑娘痛饮通宵,不醉不罢休。”
       鸨儿是个见钱眼开的人,也不介意杨志统的臭嘴,连忙叫快上好酒好菜,伺候好两位老爷。
       小厮连忙送上双胜楼自家厨师 的当家夜宵拿手好菜,卤猪耳朵,卤豆腐,油炸花生米,还有一壶桂花陈年佳酿,四个景德镇的釉下彩酒盅,四人一边饮酒,一边猜拳行令。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男人在女人面前总要称好汉,只顾豪饮,大雨小雪见过几多大阵场,一边柔声劝酒,一边却把自己杯中的酒悄悄倒掉,几个回合下来,杨志统早已烂醉如泥,而心怀鬼胎的翘胡子也佯装酒意,大雨小雪就势把两人扶进温柔乡里。翘胡子乐得桃源洞里度春晓,杨志统却是死猪一般睡到日上三竿。
       从来嫖赌不分家,双胜楼后院又设了一个赌场。中午杨志统和翘胡子各人吃了一碗汤圆,又钻进了赌场。翘胡子早有预谋,杨志统却是懵里懵懂,担石水桶,直把翘胡子当个换得脑壳脱的过命至交。翘胡子邀了几个抬轿子的,一来二去,把杨志统祖上留下的田产输了个精光。翘胡子又唆使杨志统借高利贷翻本,搞得杨志统落雨天巴牛草,越巴越重,放贷人放出话来,三日之内还不清债,砍掉双手。
 
(图片来自网络)
 
       杨志统叫苦不迭,向翘胡子讨个主意。翘胡子煞有介事地摸着三寸长的断须沉呤片刻,故弄玄虚的说:“主意倒有一个,不知你敢不敢做。”
       杨志统说:“事到如今,只要保得住我的手,还有什么是不敢做?,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点说。”
       翘胡子斩钉截铁的说:“无毒不丈夫,人无横财不富。”说着做了个手势轻声说了一个字:“抢。”
       抢谁呢?赵如楠。赵如楠何许人也?赵如楠是洪江巨商大昌丰油号设在托口的分号的管家,掌管着大昌丰托口分号的全部财产,自然油水多多的,赵如楠又是个个性内向,斯文善良之辈,选择他为抢劫对象可算万无一失。翘胡子邀上赌友苏耀元,禹老斌在一个赵如楠不会设防的平常的夜晚,来到大昌丰油号与赵如楠聚赌。刚刚开了两局,门外响起轻轻的敲门声,不等赵如楠问话,翘胡子便去开门,只见四个蒙面人手持匕首长驱直入,直奔客厅,还不等赌桌上的人反应过来,就被来人按倒在桌上,为首的用手抢顶住赵如楠的后颈窝,另两人用匕首把顶住其他三人。
 
 
       拿手枪者低声对赵如楠说:“老实点,要敢耍花招,小心吃花生米。”赵如楠连连求饶:“好汉饶命,什么事都好商量。”
       拿手枪者直言不讳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就是这几天口干,找几位大老板讨杯水喝。”
       赵如楠知道是要钱,连忙说:“好说好说。”连忙把身上的钱掏出放在桌上,其他三人也都不敢怠慢掏出钱来以求息事宁人。
       谁知来人并不满足,持枪者大喝道:“这点钱打发叫花子吗?快把号上的钱柜打开,借给老子三百元大洋。”
       面对刀枪在手的不速之客,赵如楠只好乖乖的拿出系在腰上的钥匙,打开钱柜取出三百元大洋。持枪者见柜中银钱甚多,还想多要些,翘胡子使个眼色示意“不可贪心,见好就收”。来人便扬长而去。事后翘胡子假惺惺的对赵如楠说:“多亏赵兄破费,救了我等三人性命。”
       第二天赵如楠便向洪江大昌丰老板徐荣昌报告了托口分号被抢的事情。徐荣昌财力雄厚,向来与官场交往密切,,立即将此案递交专员高诗雨,高诗雨当即责成黔阳县国民政府县长刘伯谦查办此案。刘伯谦派警察局匡局长与陈督察长前往托口,不出半个月,终于侦破此案原来是杨志统和他几个堂弟所为。警察立即在赌场将杨志统捉拿归案,扬对自己所犯抢案供认不讳,同时供出了几个同案的堂弟,还将翘胡子怎样策划此案的过程和盘托出。警察随即将所有同案人员全部缉拿归案。在审理此案的过程中,翘胡子用重金贿赂托口五虎之一的文老虎粟文烈,粟文烈又串通曾任国民政府专员的豪绅危道丰上下打点,主持审理此案的贺法官便网开一面,把翘胡子开脱了。
       结案后杨志统被判死刑立即持行,几个堂弟以从犯分别判处三至五年有期徒刑不等。
       翘胡子在土改中以恶霸地主罪名被人民政府枪毙。
 
(闲话托口补遗)
      杨志统离开黄埔已有半年了,想起在那里的日子还是一肚子牢骚,只怪爷老子不知哪根筋转岔了,把他送到了几千里外的黄埔军校。校门口的对联至今清晰地刻在他的脑海里:“升官发财请往他处,贪生怕死勿入斯门”,横批是“革命者来”。
 
 
       杨志统的家在离托口二十几里的芷江县碧涌乡马脑坡,家中有八十多亩旱涝保收的水田,也算得上殷实之家,只是家中既无读书之人,更没人在衙中做官,
       终究是个没有身份的土财主。派丁派款常受官府欺负,还免不了遭受土匪的骚扰。他的父亲看到附近一些乡绅先后送儿子投学黄埔军校,说是时逢乱世,家中有个拿枪杆子的,也算是给自己吃了一颗定心丸,何况军校一出来就是挎斜皮带的军官了,那些睬红不睬绿的乡巴佬谁还敢小看他家?
       谁知杨志统本是个玻璃少爷,一贯游手好闲,来到黄埔一见那副对联,心就凉了半截,心想千里做官只为财,不为升官发财,干嘛千里迢迢受这背井离乡之苦?果然穿上军服,投入新兵训练,日晒雨淋,负重行军,不到半个月,搞得杨志统叫苦不迭,好歹熬了一个多月,他给父亲写了封信,极言军训之苦,伙食之差,要父亲给他寄些零花钱来。等他收到父亲寄来的钱,连夜脚踩西瓜皮,溜之乎也,跑回了老家。
 
(图片来自网络)
 
       过了两年,父亲去世了,他更成了无笼头的马,吃喝嫖赌抽,十足的五毒俱全,人说“聚家如同针挑土,败家如同水推沙”,崽卖爷田心不疼,杨志统只图火烧眉毛眼前光,卖田卖地也要花天酒地做个快活神仙。
       阳春三月,野花迷眼,夜猫叫春,杨志统一早换上他的团花绸马褂,西瓜皮帽往头上一叩,从栏里牵出他的枣红马,也不跟老妈招呼一声就跨马往托口镇上走去。
       与镇公所一墙之隔有一座小巧玲珑雅致幽静的小木楼,门前一副端庄的颜体门联,写的是“其来有自,且住为佳”出自托口乡绅,朗溪书院校长粟文烈之手。
       入夜,门楼上三只红灯笼亮了,现出三个大字“双胜楼”。这里是托口唯一的一家青楼,也是湘西最早的青楼,是小镇上官员乡绅富豪们的销金窟,也是他们社交应酬的必去之地。
       杨志统与他的好友建国织布厂厂长翘胡子在俊杰楼酒醉饭饱后,照例来到了双胜楼,开始他们的夜生活。
       接待他俩的是双胜楼新来的下江姑娘小雨小雪俩姐妹。因为是常客,鸨儿亲自将一壶桂花茶,一叠芙蓉酥,一叠薄荷酥,恭恭敬敬地摆在茶几上,满面堆笑地讨好着:“两位老爷请慢用,小雨小雪,好好伺候, 老爷有偿。”
       小雨把琵琶的弦再调了下,翘胡子敲响云板,小雪轻启玉喉,唱起了耳熟能详的常德丝弦:小妹妹住在大街边,一卖瓜子二卖烟,客官你买瓜子,客官你买香烟,小小生意奴要现钱。
       杨志统眯着双眼一边用手掌轻轻击拍,一边摇头晃脑的假作斯文。待小雪一曲唱罢,两人齐声叫好,杨志统掏出一块雪花般亮眼的银元,叫声小雪看赏。小雪上前接过银元,正要弯腰道个万福,杨志统顺势把小雪搂过来抱在膝上就要亲嘴,小雪狡猾的一闪,溜过一边,抛过来一个媚眼,娇滴滴的说:“看你那馋猫样,酒还没上,哪有兴头?”杨志统连忙叫鸨儿:“老婊子,快上酒菜,老子今夜要和小雪姑娘痛饮通宵,不醉不罢休。”
       鸨儿是个见钱眼开的人,也不介意杨志统的臭嘴,连忙叫快上好酒好菜,伺候好两位老爷。
       小厮连忙送上双胜楼自家厨师 的当家夜宵拿手好菜,卤猪耳朵,卤豆腐,油炸花生米,还有一壶桂花陈年佳酿,四个景德镇的釉下彩酒盅,四人一边饮酒,一边猜拳行令。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男人在女人面前总要称好汉,只顾豪饮,大雨小雪见过几多大阵场,一边柔声劝酒,一边却把自己杯中的酒悄悄倒掉,几个回合下来,杨志统早已烂醉如泥,而心怀鬼胎的翘胡子也佯装酒意,大雨小雪就势把两人扶进温柔乡里。翘胡子乐得桃源洞里度春晓,杨志统却是死猪一般睡到日上三竿。
       从来嫖赌不分家,双胜楼后院又设了一个赌场。中午杨志统和翘胡子各人吃了一碗汤圆,又钻进了赌场。翘胡子早有预谋,杨志统却是懵里懵懂,担石水桶,直把翘胡子当个换得脑壳脱的过命至交。翘胡子邀了几个抬轿子的,一来二去,把杨志统祖上留下的田产输了个精光。翘胡子又唆使杨志统借高利贷翻本,搞得杨志统落雨天巴牛草,越巴越重,放贷人放出话来,三日之内还不清债,砍掉双手。
 
(图片来自网络)
 
       杨志统叫苦不迭,向翘胡子讨个主意。翘胡子煞有介事地摸着三寸长的断须沉呤片刻,故弄玄虚的说:“主意倒有一个,不知你敢不敢做。”
       杨志统说:“事到如今,只要保得住我的手,还有什么是不敢做?,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点说。”
       翘胡子斩钉截铁的说:“无毒不丈夫,人无横财不富。”说着做了个手势轻声说了一个字:“抢。”
       抢谁呢?赵如楠。赵如楠何许人也?赵如楠是洪江巨商大昌丰油号设在托口的分号的管家,掌管着大昌丰托口分号的全部财产,自然油水多多的,赵如楠又是个个性内向,斯文善良之辈,选择他为抢劫对象可算万无一失。翘胡子邀上赌友苏耀元,禹老斌在一个赵如楠不会设防的平常的夜晚,来到大昌丰油号与赵如楠聚赌。刚刚开了两局,门外响起轻轻的敲门声,不等赵如楠问话,翘胡子便去开门,只见四个蒙面人手持匕首长驱直入,直奔客厅,还不等赌桌上的人反应过来,就被来人按倒在桌上,为首的用手抢顶住赵如楠的后颈窝,另两人用匕首把顶住其他三人。
 
 
       拿手枪者低声对赵如楠说:“老实点,要敢耍花招,小心吃花生米。”赵如楠连连求饶:“好汉饶命,什么事都好商量。”
       拿手枪者直言不讳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就是这几天口干,找几位大老板讨杯水喝。”
       赵如楠知道是要钱,连忙说:“好说好说。”连忙把身上的钱掏出放在桌上,其他三人也都不敢怠慢掏出钱来以求息事宁人。
       谁知来人并不满足,持枪者大喝道:“这点钱打发叫花子吗?快把号上的钱柜打开,借给老子三百元大洋。”
       面对刀枪在手的不速之客,赵如楠只好乖乖的拿出系在腰上的钥匙,打开钱柜取出三百元大洋。持枪者见柜中银钱甚多,还想多要些,翘胡子使个眼色示意“不可贪心,见好就收”。来人便扬长而去。事后翘胡子假惺惺的对赵如楠说:“多亏赵兄破费,救了我等三人性命。”
       第二天赵如楠便向洪江大昌丰老板徐荣昌报告了托口分号被抢的事情。徐荣昌财力雄厚,向来与官场交往密切,,立即将此案递交专员高诗雨,高诗雨当即责成黔阳县国民政府县长刘伯谦查办此案。刘伯谦派警察局匡局长与陈督察长前往托口,不出半个月,终于侦破此案原来是杨志统和他几个堂弟所为。警察立即在赌场将杨志统捉拿归案,扬对自己所犯抢案供认不讳,同时供出了几个同案的堂弟,还将翘胡子怎样策划此案的过程和盘托出。警察随即将所有同案人员全部缉拿归案。在审理此案的过程中,翘胡子用重金贿赂托口五虎之一的文老虎粟文烈,粟文烈又串通曾任国民政府专员的豪绅危道丰上下打点,主持审理此案的贺法官便网开一面,把翘胡子开脱了。
       结案后杨志统被判死刑立即持行,几个堂弟以从犯分别判处三至五年有期徒刑不等。
       翘胡子在土改中以恶霸地主罪名被人民政府枪毙。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公众号 大洪江网 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