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美雪峰

当前位置/ 首页/ 醉美雪峰/ 正文

雪峰山就是诗和远方

 




      黄曙光,笔名舞。一位温婉多情而又颇具侠客风味儿的奇女子,现居黔城。好沏茶、听音乐,喜看书、摄影,擅长写抒情散文。
 

 
       无数次南上北下,无数次登临雪峰。
       雪峰山,被誉为湖南的青藏高原,这里的高山花海、日出、雾凇、冰雕四大自然景象,构成了中国南方一轴天然的山水画卷,它遥挂在云端,流淌的水墨诉说着这里怡人的情怀。这里的光阴很迷幻,你来时,生命点缀了青春的容妆,待你转身,年华已老去初时的模样。这里还储存着雪域的灵魂—高山草甸、雪峰天池、美人谷溯溪、森林静养、原始次森林、坪山塘湿地、高山气象站、空灵的帽子岭观日出,极目远望,显得别有韵致。无论你在哪个季节,或是从哪里行来,雪峰山的澄净皆无处不在。
 
 
       冬的窗,是静谧的,借着一点冬阳,我和朋友们又携心启程了。是的,溢满素素冰凌的雪峰山,会有怎样的美洒在我的心坎里?我闻着车窗外的芬芳,随处可寻得水墨浸染过的痕迹。繁芜的人间风景,就这样慢慢地、慢慢地,一次又一次的被车轮碾压而过。你身处这样的宁静,可知这儿的山地,也曾弥漫过硝烟战火的声嘶力竭,沉重的行囊里曾经装载过多少故事,多少祈愿?!事关沉醉,必得悲凉,一点风云事事永不绝亡!
 
 
       我和朋友们继续登山望顶,闲看这里的冬花冷落,惯看这里的冰雪消残,裹着雪花的低语,仿佛是阅尽千春独爱秋心芦花雪,这,一梦倾千里的冰松,是那么的黏缠,那一拨又一拨撩拨心境的冰雪,终是留不住的美,留不住啊!留不住!我,看不到雪峰边尘的角落,我,狠狠地,狠狠地把积满时光的尘埃都丢弃在山林的雾霭中。走进雪峰山,与前来者相逢,与后来者擦肩,这形色匆匆的路人,谁会记得有过这样一段的邂逅?是挥别,还是在召唤?你和我都在冰凌的世界里,疼惜的想在雪峰山坳里去埋葬冬雪,我怜爱它的不舍又如何离去。在深情的画卷里,迎着雪花,透着雾光,把烦闷的心思数给雪来听,不静、不语、不烦。我们最终都将带着沉默离去,这就是无奈,也是我们的宿命!只能随冰雪入了画,入了景,入了心情。
 
 
 
       雪峰山里的风要有多安静就有多安静,苍穹深处看不见一丝丝云彩,没有什么惊人的景象,更没有什么动人的声响,从耳根边飘来的鸟鸣声,最终成了你灵魂深处的那把泥土。这样的地方,这样的山水,在万转千回的风吹雨打中,仍然留存着一颗柔软,朴实的心挂在峰林里。这孤,这峭,这四季分明的温柔之地,不是泥土,不是枯木,更不是萧索的荒凉,而是被鲜花和绿叶铺满的地方。有时候,那拈花一笑的意境,又何尝不是另一种百相人生?
 
 
       雪峰山里的冬雪,湿湿透透,冷的彻骨,冷的叹息,冷的深透入心。即使树林里透来一线阳光,也会被层叠的云烟浸染着,风蚀而过。它就是这样地静静等待,等待着来年春早,草萌发芽。
 
 
       雪峰山的雪啊!有几瓣心香?有几番情愫?视万物归尘的冬雪,流去不语,它会留下爱好摄影者的脚印吗?它会唤醒摄影者沉睡的思想吗?这些来来往往的摄友们,能否在这里停留片刻?能否在这里找到想要的宁静?找到他们想要的最佳角度?!这里的雪山,会让他们知道的,生活除了宴饮、狂欢、酒肉穿肠的凡俗,他们只需回身转望,就已华丽落下,谢绝了世间的一切热闹!摄影者啊,站立山峰,望,一半清洗,一半模糊的山顶,看,人生的历程,想,自己的命运,有时候,突然觉得,偶然会比必然更奇妙,我喜欢给真相蒙上一层烟云,他喜欢那份隐约的美感,我喜欢抓拍仓促的流年,她喜欢那些枝头欲坠的寒梅,他们就是这样,做了一场放纵自己的游戏,任谁,都无法去撩乱这份清凉!
 
 
       雪峰山的树木啊!已经给了你惊天动地的满足,感谢大山,赐给我的绿意,里面盛满了我要的光芒。这树,是爱,这绿,是情,这雪,是留给人间的感叹!飞雪如梦,冰草柳浪,探出走道上的雾凇,好像时刻叫唤着旅人为它止步。独倚栅栏的女子,摆弄着各种姿势在为自己留下最美的瞬间。缀枝头,揉风影,韶光在左,我在右,这中间,始终还是隔了一道薄薄的界限,远去的已然走近,走近的已然远去,雪峰山的雾凇,像一面锈蚀的铜镜,摇挂在河流翻腾的岁月里。
 
 
       雪峰山里的风啊!又接住了云彩,我穿过雾凇冰川,头顶冰凌正欢,我路过绝壁陡峭的山崖,一滴清雅绝尘的兰露扑面而来,我沉入兰心,无负担,无感叹,无纠结,无繁琐。这不经意的美,留下,久久地,荡漾不已!他笑,我答!我都忘记了在黛色的阳光下,还有冰雪在陪伴。我在这散淡的日光里,拂面雪山的风,它在等你离去,它再等你来临,它会和你来时的模样,一样纯净。
        雪峰山,就是我的诗和远方!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公众号 大洪江网 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