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美雪峰

当前位置/ 首页/ 醉美雪峰/ 正文

印象苏宝顶

 



 
  小时候,住在大山里的我,站在堂屋门抬头往前看,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高矮层叠的群山,逶迤至天边的白云深处。“吱呀”地打开灶屋门,立在房子后面的也是一座座不见峰峦的大山,感觉自己就像被大大小小的山包裹着,是吸着山里的清新气息,躺在山里的绿色怀抱中逐渐长大的。
 
 
   当第一次听村里人说起自己所住居的山是雪峰山,说起村子后面那座大山里的最高峰——帽子山。脑海里就定格着这么一副画,雪峰山很大,大得我很难望穿门前那一排绵延的山;雪峰山很高,高得即使我在山下仰望,也看不清经常是云雾蒙蒙的帽子山,以及冬天一场大雪过后,刺眼的太阳挂在湛蓝的天空上,几天就把村子周围的雪消融殆尽,而帽子山依旧是一座白雪皑皑的山峰,它直插蓝天,犹如一座闪着银光的宝峰。
 
 
    直至初中开始学习中国地理,才知道雪峰山,是我国中部地区一座重要的山脉,是我国南方中西部一条重要的地理分界线。由此往西,便是云贵高原,直至气候恶劣的青藏高原以及地球最高峰——珠穆朗玛峰。而往东,则是湘中盆地,以及气候宜人的江南地区,海拔逐渐下降,虽还有一些山,但都不高,也不大。
   记得当时记得最快的地理知识有两个,一个是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第二个便是雪峰山的最高峰:苏宝顶。也就知道了帽子山它还不是雪峰山的最高峰,最高峰是在帽子山的西边不远处。听老师说,从邻乡还有一条小山路可以上去,一天之内都不能打来回,并且这条小山路沿途都是树林密布,人迹罕至,野兽出没的地方,是过去猎户打猎走出来的茅草路。
 
 
        从此,去雪峰山的最高峰——苏宝顶看看,便成了我的一个心愿,一直想去体验一下“山高人为峰,一觅众山小”的豪气。猴年春节期间,家人一起出去旅游,旅游线路中特意选择了苏宝顶这个景点,也算是了却自己心中已久的愿望。
   大年初二的上午,我们乘坐的车子刚下沪昆高速安江出口不久,便进入到山清水秀的小水电之乡——洪江市熟坪乡,这是一条从北坡上苏宝顶的必经之路。车子穿行在溪流综综的小峡谷里,虽是暮冬初春时节,山上树林依旧葱绿,大片的竹林,低垂着有点泛黄的婀娜身姿。那一坡坡的苍苍蒹葭,一束束白色的蒹葭花絮,散落在葱茏的峡谷之中,谷底中那些大小不一的水潭,蓝得如一颗颗细碎的宝石,透着深邃的色彩,此情此景,不由使我想起了《诗经》中秦风里的一首诗《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峡谷里,新建的砖瓦房很多,也很漂亮,但那些贴着红春联,挂着红灯笼,檐尖高翘,涂着透亮桐油的老屋,才是路途中一道道靓丽的风景。尤其是快到苏宝顶山下的罗翁村,有一个由十几幢这样房子组成的寨落,就像一方不染红尘的化外之地,静静地隐逸在这大山里,升起那从不问来处,也不问去处的几缕烟火。
 
 
  车子走到苏宝顶的半山腰上,从车窗往外看,来的路上没有见过的八面山水库,好像一块巨大的蓝宝石镶嵌在绿色的群山之中。水库四周的山上,林木葱郁,几座高矮不一的山,从各个方向围拢来,就围成这么一座犹如天然的峡谷湖泊。远远看去,静谧得像一块蓝色的镜面,在这大山里,收纳着一个个匆匆的身影,以及无数次风华里的回眸。
 
 
   随着海拔的增高,离苏宝顶也越来越近,能有这么一条宽敞的盘山公路上去,还得搭帮山上所建的风力发电厂,山顶的白色风力发电塔已经隐约可见。路边山沟里的溪水也变小了,而溪里的岩石则越来越大,被风雨刷得光秃秃的岩石,凌乱地散落在山沟里,有的比人还高,有的几块石头重叠在一起,造型各异,千奇百态。沟边的灌木丛,大部分都是光秃秃的,枝条密密麻麻的,相互缠绕着,也许是在守候着,守候着彼此曾经的约定。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行车,终于到达苏宝顶。首先映入眼前的是耸立在各个山头的白色风力发电塔,一个接一个地向远处低矮的山头排去。走到电塔眼前,山下看得很小的塔柱,变得要几个才能抱得住,人站在塔下,转动的巨大扇叶离得如此的近,似乎才真真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山上风很大,“呼呼”地吹得眼睛都有点睁不开,“轰轰”的电塔扇叶的转动声响彻整个苏宝顶,“人定胜天”的豪气在这里得到了完美的展现。
   此时,抬头仰望天空,耀眼的太阳正挂在没有一丝云彩的蓝天正中,苏宝顶的上空犹如一个蓝色的圆盘,圆盘四周的天际又围着一圈淡淡的白云,连绵的群山向远方逶迤而去,隐约到那望不到尽头的云层之外。从苏宝顶往下看,一座座的山头,一条条的山沟,变得很小,很细,好像一条条流动的血脉向山下奔去。此时,感觉四周的山都在扭动,都是一个个跳动的生命。听,那“呼呼”的风啸声不就是他嘶哑的呐喊吗?看,那向远方蔓延而去的群山不就是他伟岸的身姿吗?
 
 
   眼前的五指峰由五块巨大的灰黑色岩石组成,位于苏宝顶的东南方。这些岩石又是怎么立上来的呢?也许只有佛祖的法力才能做到。我想,这个五指峰就是《西游记》里压了孙悟空五百年的那个五指峰,五指峰旁边的山坡上,还凌乱着几十块同样颜色的大岩石,也许是如来佛祖施法刚压着他的时候,几经挣扎,拱落下来的,然而终究是佛法无边,孙悟空最后是在唐僧的解救下,才得以脱离苦海。从离五指峰最近的风电塔仔细看,在拇指峰上还卧着一头石虎,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也许他是孙悟空被压在此处的玩伴,只是去西天取经时,孙悟空忘记带他一起去,而他还一直在此苦苦地等着已经成佛的猴子回来。
 
 
     苏宝顶周围,都是一些低矮的灌木丛和草皮,山顶上的灌木大部分都是光秃秃的。最神奇的是在峰顶1943米处竟然有一片矮矮的小竹林,这些竹子也许是经过上千年的跋涉,才从山下爬到峰顶。也许只有这些竹子,才能看清流年里的风起云涌,才能看懂春风秋月里的故事。山下的烟火也渐渐地飘到了曾经宁静的苏宝顶,那穿山而过的沪昆高速公路上飞驰的车流,能依稀可见。而来时的盘山公路,变得如羊肠小道,山脚下的房子,就像一个个的火柴盒,此时都已成苏宝顶下面的的风景,只是许多年后,你我容颜已苍,风景还会依旧吗?


 
摄影:夏卫平、流沙河、秋叶听雨
 
 
  小时候,住在大山里的我,站在堂屋门抬头往前看,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高矮层叠的群山,逶迤至天边的白云深处。“吱呀”地打开灶屋门,立在房子后面的也是一座座不见峰峦的大山,感觉自己就像被大大小小的山包裹着,是吸着山里的清新气息,躺在山里的绿色怀抱中逐渐长大的。
 
 
   当第一次听村里人说起自己所住居的山是雪峰山,说起村子后面那座大山里的最高峰——帽子山。脑海里就定格着这么一副画,雪峰山很大,大得我很难望穿门前那一排绵延的山;雪峰山很高,高得即使我在山下仰望,也看不清经常是云雾蒙蒙的帽子山,以及冬天一场大雪过后,刺眼的太阳挂在湛蓝的天空上,几天就把村子周围的雪消融殆尽,而帽子山依旧是一座白雪皑皑的山峰,它直插蓝天,犹如一座闪着银光的宝峰。
 
 
    直至初中开始学习中国地理,才知道雪峰山,是我国中部地区一座重要的山脉,是我国南方中西部一条重要的地理分界线。由此往西,便是云贵高原,直至气候恶劣的青藏高原以及地球最高峰——珠穆朗玛峰。而往东,则是湘中盆地,以及气候宜人的江南地区,海拔逐渐下降,虽还有一些山,但都不高,也不大。
   记得当时记得最快的地理知识有两个,一个是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第二个便是雪峰山的最高峰:苏宝顶。也就知道了帽子山它还不是雪峰山的最高峰,最高峰是在帽子山的西边不远处。听老师说,从邻乡还有一条小山路可以上去,一天之内都不能打来回,并且这条小山路沿途都是树林密布,人迹罕至,野兽出没的地方,是过去猎户打猎走出来的茅草路。
 
 
        从此,去雪峰山的最高峰——苏宝顶看看,便成了我的一个心愿,一直想去体验一下“山高人为峰,一觅众山小”的豪气。猴年春节期间,家人一起出去旅游,旅游线路中特意选择了苏宝顶这个景点,也算是了却自己心中已久的愿望。
   大年初二的上午,我们乘坐的车子刚下沪昆高速安江出口不久,便进入到山清水秀的小水电之乡——洪江市熟坪乡,这是一条从北坡上苏宝顶的必经之路。车子穿行在溪流综综的小峡谷里,虽是暮冬初春时节,山上树林依旧葱绿,大片的竹林,低垂着有点泛黄的婀娜身姿。那一坡坡的苍苍蒹葭,一束束白色的蒹葭花絮,散落在葱茏的峡谷之中,谷底中那些大小不一的水潭,蓝得如一颗颗细碎的宝石,透着深邃的色彩,此情此景,不由使我想起了《诗经》中秦风里的一首诗《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峡谷里,新建的砖瓦房很多,也很漂亮,但那些贴着红春联,挂着红灯笼,檐尖高翘,涂着透亮桐油的老屋,才是路途中一道道靓丽的风景。尤其是快到苏宝顶山下的罗翁村,有一个由十几幢这样房子组成的寨落,就像一方不染红尘的化外之地,静静地隐逸在这大山里,升起那从不问来处,也不问去处的几缕烟火。
 
 
  车子走到苏宝顶的半山腰上,从车窗往外看,来的路上没有见过的八面山水库,好像一块巨大的蓝宝石镶嵌在绿色的群山之中。水库四周的山上,林木葱郁,几座高矮不一的山,从各个方向围拢来,就围成这么一座犹如天然的峡谷湖泊。远远看去,静谧得像一块蓝色的镜面,在这大山里,收纳着一个个匆匆的身影,以及无数次风华里的回眸。
 
 
   随着海拔的增高,离苏宝顶也越来越近,能有这么一条宽敞的盘山公路上去,还得搭帮山上所建的风力发电厂,山顶的白色风力发电塔已经隐约可见。路边山沟里的溪水也变小了,而溪里的岩石则越来越大,被风雨刷得光秃秃的岩石,凌乱地散落在山沟里,有的比人还高,有的几块石头重叠在一起,造型各异,千奇百态。沟边的灌木丛,大部分都是光秃秃的,枝条密密麻麻的,相互缠绕着,也许是在守候着,守候着彼此曾经的约定。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行车,终于到达苏宝顶。首先映入眼前的是耸立在各个山头的白色风力发电塔,一个接一个地向远处低矮的山头排去。走到电塔眼前,山下看得很小的塔柱,变得要几个才能抱得住,人站在塔下,转动的巨大扇叶离得如此的近,似乎才真真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山上风很大,“呼呼”地吹得眼睛都有点睁不开,“轰轰”的电塔扇叶的转动声响彻整个苏宝顶,“人定胜天”的豪气在这里得到了完美的展现。
   此时,抬头仰望天空,耀眼的太阳正挂在没有一丝云彩的蓝天正中,苏宝顶的上空犹如一个蓝色的圆盘,圆盘四周的天际又围着一圈淡淡的白云,连绵的群山向远方逶迤而去,隐约到那望不到尽头的云层之外。从苏宝顶往下看,一座座的山头,一条条的山沟,变得很小,很细,好像一条条流动的血脉向山下奔去。此时,感觉四周的山都在扭动,都是一个个跳动的生命。听,那“呼呼”的风啸声不就是他嘶哑的呐喊吗?看,那向远方蔓延而去的群山不就是他伟岸的身姿吗?
 
 
   眼前的五指峰由五块巨大的灰黑色岩石组成,位于苏宝顶的东南方。这些岩石又是怎么立上来的呢?也许只有佛祖的法力才能做到。我想,这个五指峰就是《西游记》里压了孙悟空五百年的那个五指峰,五指峰旁边的山坡上,还凌乱着几十块同样颜色的大岩石,也许是如来佛祖施法刚压着他的时候,几经挣扎,拱落下来的,然而终究是佛法无边,孙悟空最后是在唐僧的解救下,才得以脱离苦海。从离五指峰最近的风电塔仔细看,在拇指峰上还卧着一头石虎,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也许他是孙悟空被压在此处的玩伴,只是去西天取经时,孙悟空忘记带他一起去,而他还一直在此苦苦地等着已经成佛的猴子回来。
 
 
     苏宝顶周围,都是一些低矮的灌木丛和草皮,山顶上的灌木大部分都是光秃秃的。最神奇的是在峰顶1943米处竟然有一片矮矮的小竹林,这些竹子也许是经过上千年的跋涉,才从山下爬到峰顶。也许只有这些竹子,才能看清流年里的风起云涌,才能看懂春风秋月里的故事。山下的烟火也渐渐地飘到了曾经宁静的苏宝顶,那穿山而过的沪昆高速公路上飞驰的车流,能依稀可见。而来时的盘山公路,变得如羊肠小道,山脚下的房子,就像一个个的火柴盒,此时都已成苏宝顶下面的的风景,只是许多年后,你我容颜已苍,风景还会依旧吗?


 
摄影:夏卫平、流沙河、秋叶听雨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公众号 大洪江网 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