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美雪峰

当前位置/ 首页/ 醉美雪峰/ 正文

雪峰黄牛,这一生的不了情缘

 



       国庆长假,我决定去孩子打拼地陪陪孩子。她小的时候,因为我工作交流的关系,一狠心,就把才八岁的她送到长沙读书,八年,每次去长沙,打电话过去,问孩子要带什么,“黄牛肉”,这次也不例外,孩子一开口,还是要吃爸爸炒的“黄牛肉”。
       所以当文友出了六个题目要我选择。分别是雪峰天麻、雪峰冰糖柚、雪峰黄牛、雪峰黄桃、雪峰大红甜橙与雪峰金秋梨,我不加思索地选择了雪峰黄牛。一是全家人都喜欢吃黄牛肉,还只喜欢吃雪峰黄牛肉;二是不进菜市场的我,这一生买的最多的恐怕也是黄牛肉,只因为这是孩子的最爱;三是自己亲自做过几年放牛娃,对黄牛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在。
 
 
 
        一、我与雪峰黄牛的情缘
 
       我家就坐落在雪峰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记得小时候,为了耕田犁地,我爸爸要我舅舅从牛市里帮他买来一头小黄牛。小黄牛头上长着弯弯的两角,毛色黄得特别有光泽,还温顺听话,我一看就喜欢上了它。刚好那个时候,我休学在家,爸爸就要我负责这头牛的“衣食住行”,好让它快点长大了给我们家犁田耕地。所以这头小黄牛与我的缘分最深,呆的时间最长。不读书的日子,每天我都会把牛从牛栏里放出来,赶到后山上去放牧。牛其实特别通人性,我与这头小黄牛呆在一起的时间长了,这头牛就特别听我的话,我还给它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哞哞” ,因为它只要一见到我,就“哞哞”地对着我亲昵过来。
 
 
       一年后,等牛犊长大了一点,可以为我家犁田的时候,我也就继续读书了。就只能利用放学后去放牛。这时的小黄牛已经长成了大黄牛,不仅骠肥体壮,高大魁梧,还相貌堂堂,一双浓黑的大眼睛迥然有神,一对长长的犄角比刚来我家的时候更长了,更有弧度了,完全就是一幅帅气十足的样子。这个时候我也开始偷懒,放牛放得路程远了,回来的时候,我就骑在牛背上。它可以对别人发飙使牛性子,但唯独对我特别的温顺。我在它背上的时候,它就会小心地托着我,对我呵护有加,走路不紧不慢,生怕我从它背上掉下来,我也就顺着它走路的节拍,在牛背上哄着小调。那个时候,我觉得我甚是威风,我会一直骑到我家里的牛栏边,才下牛落座,回家吃晚饭,然后做家庭作业。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我的小学、初中阶段,这头黄牛一直跟我相处了四年多,直到我上了县城的高中之后,因为翻越了雪峰山,离家太远,我只能住宿学校,就再也没有时间放养它,我才跟它分开。这个时候,因为家里没有专人放养,半年后,家里的农田犁完,爸爸就又把这头牛卖给了舅舅,舅舅其实专门做过一段时间的牛生意。但这事,我爸一直没有告诉我,因为她知道我与这头牛的感情,直到我暑假回家,放下书包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与我的“哞哞”打招呼,但牛去栏空。爸爸才告诉我,牛已经被他两个月前就卖给舅舅了,牛钱给我补交了读县城中学的学费。我的泪止不住就往下流,在牛栏边哭了好长时间。
 
 
       即使今天回忆起这事,泪水还是忍不住满面。记得当时爸爸告诉我,舅舅来牛栏边谈价的时候,我的“哞哞”好像听懂了我舅舅的语言,舅舅牵它出牛栏的时候,它都磨磨蹭蹭不想出来,是它心里还在惦记我吗?后来为了这事,我暑假还去了一次舅舅家,就为了专门找我的“哞哞”,但我的“哞哞”已经被舅舅买到牛市去了,早已不知去向。再后来,我只要看到山林里,田野上的每头黄牛,都想成是我的“哞哞”。那份亲切与熟悉,那种思念与蚀骨就始终挥之不去。
        有一句话,记得叫做“老牛自知夕阳晚,不用扬鞭自奋蹄。”从那个暑期放假回来,我就开始发奋读书。只因为我的学费是我的“哞哞”牺牲了自己的性命换来的,我不好好读书,就对不起我的“哞哞”为我做出的所有牺牲。
 
 
        二、我与雪峰黄牛的记忆
 
       雪峰黄牛,都是利用雪峰山这个天然的牧场来放牧。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都养了黄牛。村里一群群的小朋友都与我一样做过放牛娃。放学后,成群结队的黄牛们在山坡上吃草,我们一帮放牛娃就坐在草地上玩耍,黄牛们也听话,也很少乱跑,也不会走得太远,偶尔会犯个小错,一不小心就踩了哪个村民家的玉米地,红薯地,吓得我们这帮小屁孩,一群放牛娃一窝蜂地拥上去帮玉米红薯地恢复原貌,消灭牛脚印,尽可能挽回一些损失。大多数情况下,黄牛们还算规矩,一般不会去吃村民的庄稼。但毕竟是牛,不懂事,偶尔它们也会调皮,也会斗殴,那就是它们吃饱了,养足了精神,也会彼此玩耍一下。你抵抵我的头,我抵抵你的角。现在我还记得我家“哞哞”的丰功伟绩。在那样的一个个阵势上,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大战几个回合下来,横冲直撞,最后就傲立群雄,俯视众生时,那胜利者的一声长啸,用现在流行的话就叫“帅呆了,酷毙了”。记得当时,我这个做黄牛主人的,也因此沾沾自喜过,心里甚是有这样的“哞哞”而傲骄过。
 
 
       雪峰的黄牛,在农田承包到人,分产到户的那个时期,主要作用是耕地。所以犁田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只要我的黄牛“哞哞”一上牛套,就从容自若,就健步如飞,就势如破竹,就轻轻松松地完成了老爸的犁田任务,我也就开心无比。但偶尔也会遇到“哞哞”不听使唤的时候。要么步子慢了点,要么跨步小了点,要么节奏乱了点,要么就是一晌午,都在磨洋工,还没有犁完我老爸计划的犁田任务,扶犁的老爸有时就会用牛鞭猛抽黄牛“哞哞”,那鞭子下来,落在黄牛的身上,立刻就是一道长长的鞭痕,这个时候我就特别心疼,也特别着急。不停地在田埂上呼唤“哞哞,加油啊”,“哞哞,听话啊”,“哞哞,快点啊”。我喊得声嘶力竭,终于到了卸套的时候,我就第一时间下田,赶紧协助老爸收拾犁耙工具,赶紧地撵着“哞哞”上山去吃草,还用毛镰刀割一些黄牛最爱吃的茅草、嫩叶鼓励我的黄牛“哞哞”。那个时候,看着牛背上的鞭痕,我一点都不理解我的父亲,甚至心里还暗暗埋怨过我的父亲,也太狠心了点吧,就不能少犁一耙么?少犁一犁,少耙一耙,就误多少农时了吗?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的脑海里还时时地忆起我家的那头“哞哞”。“哞哞”那高大威武的形象,我骑在牛背上威风的样子,老爸的鞭子落下时,“哞哞”眼中满含的泪水。但更多的时候,是想到了我做农民一辈子的父亲的艰辛,想想他培养我们五兄妹的艰难,再想想我曾经对他的埋怨,想想我自己这么几十年下来,人生的不易,我现在终于理解了,什么是父辈的人生,什么是做儿女的责任,什么是“哞哞”生存的意义。
 
 
       三、我与雪峰黄牛的乡愁
 
       再后来,我读了大学,离开了农村,我对黄牛的记忆也就淡了。再后来,我在县城结了婚,有了孩子,对黄牛的记忆更淡了。再后来,黄牛的生存意义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随着时代的发展,随着现代农业技术的发达,雪峰山下的各家各户还是养黄牛,但黄牛不再是农民耕田犁地的工具,而变成了农民创收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甚至出现了专业养牛户,几十头几十头地养着,而最闻名的当属雪峰黄牛肉。再后来的后来,我对黄牛的记忆也就停留在吃牛肉时的那缕舌尖上的乡愁了。
 
 
       现在,我们县城最有名的牛肉还是雪峰黄牛肉,而雪峰黄牛肉又数雪峰山脚下的洗马、塘湾的黄牛肉最正宗。逢年过节,我家的黄牛肉都是我大哥访着村里哪家杀了牛,就帮我买个十到二十斤,托洗马、塘湾到县城的客运车带给我的,不逢节假日的时候,我哥就利用洗马农历四、九,塘湾三、八的赶集日,手提肩挑几十里山路,帮我上集镇上买了带上县城来。所以我女儿从小就超级喜欢吃牛肉,清炒小黄牛肉,炖的黄牛肉,做的黄牛肉火锅,做的黄牛肉面条,只要是蘸了牛肉的菜她都喜欢。后来她去了长沙读书,我大袋小袋背过去的是牛肉,她去省外读大学,我真空打包寄过去的是她爸爸精心帮她炒的黄牛肉,再现在外地工作了,每次去看她,还是她爸爸亲自下厨炒的黄牛肉。
 
 
       这就是我与雪峰黄牛的故事,我与雪峰黄牛的情缘。号称物种天堂,人间康养秘境的雪峰山,各家各户生态放养的黄牛肉,来自天然牧场,吃的开心,吃的放心。所以最终也成为我孩子舌尖上的一缕乡愁。她走到哪里,奋斗到哪里,我的雪峰黄牛肉就邮寄到那里,不远千里万里。只为了雪峰山下那挥之不去的缕缕乡愁,那舌尖上的牛肉味道……
 
       国庆长假,我决定去孩子打拼地陪陪孩子。她小的时候,因为我工作交流的关系,一狠心,就把才八岁的她送到长沙读书,八年,每次去长沙,打电话过去,问孩子要带什么,“黄牛肉”,这次也不例外,孩子一开口,还是要吃爸爸炒的“黄牛肉”。
       所以当文友出了六个题目要我选择。分别是雪峰天麻、雪峰冰糖柚、雪峰黄牛、雪峰黄桃、雪峰大红甜橙与雪峰金秋梨,我不加思索地选择了雪峰黄牛。一是全家人都喜欢吃黄牛肉,还只喜欢吃雪峰黄牛肉;二是不进菜市场的我,这一生买的最多的恐怕也是黄牛肉,只因为这是孩子的最爱;三是自己亲自做过几年放牛娃,对黄牛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在。
 
 
 
        一、我与雪峰黄牛的情缘
 
       我家就坐落在雪峰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记得小时候,为了耕田犁地,我爸爸要我舅舅从牛市里帮他买来一头小黄牛。小黄牛头上长着弯弯的两角,毛色黄得特别有光泽,还温顺听话,我一看就喜欢上了它。刚好那个时候,我休学在家,爸爸就要我负责这头牛的“衣食住行”,好让它快点长大了给我们家犁田耕地。所以这头小黄牛与我的缘分最深,呆的时间最长。不读书的日子,每天我都会把牛从牛栏里放出来,赶到后山上去放牧。牛其实特别通人性,我与这头小黄牛呆在一起的时间长了,这头牛就特别听我的话,我还给它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哞哞” ,因为它只要一见到我,就“哞哞”地对着我亲昵过来。
 
 
       一年后,等牛犊长大了一点,可以为我家犁田的时候,我也就继续读书了。就只能利用放学后去放牛。这时的小黄牛已经长成了大黄牛,不仅骠肥体壮,高大魁梧,还相貌堂堂,一双浓黑的大眼睛迥然有神,一对长长的犄角比刚来我家的时候更长了,更有弧度了,完全就是一幅帅气十足的样子。这个时候我也开始偷懒,放牛放得路程远了,回来的时候,我就骑在牛背上。它可以对别人发飙使牛性子,但唯独对我特别的温顺。我在它背上的时候,它就会小心地托着我,对我呵护有加,走路不紧不慢,生怕我从它背上掉下来,我也就顺着它走路的节拍,在牛背上哄着小调。那个时候,我觉得我甚是威风,我会一直骑到我家里的牛栏边,才下牛落座,回家吃晚饭,然后做家庭作业。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我的小学、初中阶段,这头黄牛一直跟我相处了四年多,直到我上了县城的高中之后,因为翻越了雪峰山,离家太远,我只能住宿学校,就再也没有时间放养它,我才跟它分开。这个时候,因为家里没有专人放养,半年后,家里的农田犁完,爸爸就又把这头牛卖给了舅舅,舅舅其实专门做过一段时间的牛生意。但这事,我爸一直没有告诉我,因为她知道我与这头牛的感情,直到我暑假回家,放下书包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与我的“哞哞”打招呼,但牛去栏空。爸爸才告诉我,牛已经被他两个月前就卖给舅舅了,牛钱给我补交了读县城中学的学费。我的泪止不住就往下流,在牛栏边哭了好长时间。
 
 
       即使今天回忆起这事,泪水还是忍不住满面。记得当时爸爸告诉我,舅舅来牛栏边谈价的时候,我的“哞哞”好像听懂了我舅舅的语言,舅舅牵它出牛栏的时候,它都磨磨蹭蹭不想出来,是它心里还在惦记我吗?后来为了这事,我暑假还去了一次舅舅家,就为了专门找我的“哞哞”,但我的“哞哞”已经被舅舅买到牛市去了,早已不知去向。再后来,我只要看到山林里,田野上的每头黄牛,都想成是我的“哞哞”。那份亲切与熟悉,那种思念与蚀骨就始终挥之不去。
        有一句话,记得叫做“老牛自知夕阳晚,不用扬鞭自奋蹄。”从那个暑期放假回来,我就开始发奋读书。只因为我的学费是我的“哞哞”牺牲了自己的性命换来的,我不好好读书,就对不起我的“哞哞”为我做出的所有牺牲。
 
 
        二、我与雪峰黄牛的记忆
 
       雪峰黄牛,都是利用雪峰山这个天然的牧场来放牧。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都养了黄牛。村里一群群的小朋友都与我一样做过放牛娃。放学后,成群结队的黄牛们在山坡上吃草,我们一帮放牛娃就坐在草地上玩耍,黄牛们也听话,也很少乱跑,也不会走得太远,偶尔会犯个小错,一不小心就踩了哪个村民家的玉米地,红薯地,吓得我们这帮小屁孩,一群放牛娃一窝蜂地拥上去帮玉米红薯地恢复原貌,消灭牛脚印,尽可能挽回一些损失。大多数情况下,黄牛们还算规矩,一般不会去吃村民的庄稼。但毕竟是牛,不懂事,偶尔它们也会调皮,也会斗殴,那就是它们吃饱了,养足了精神,也会彼此玩耍一下。你抵抵我的头,我抵抵你的角。现在我还记得我家“哞哞”的丰功伟绩。在那样的一个个阵势上,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大战几个回合下来,横冲直撞,最后就傲立群雄,俯视众生时,那胜利者的一声长啸,用现在流行的话就叫“帅呆了,酷毙了”。记得当时,我这个做黄牛主人的,也因此沾沾自喜过,心里甚是有这样的“哞哞”而傲骄过。
 
 
       雪峰的黄牛,在农田承包到人,分产到户的那个时期,主要作用是耕地。所以犁田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只要我的黄牛“哞哞”一上牛套,就从容自若,就健步如飞,就势如破竹,就轻轻松松地完成了老爸的犁田任务,我也就开心无比。但偶尔也会遇到“哞哞”不听使唤的时候。要么步子慢了点,要么跨步小了点,要么节奏乱了点,要么就是一晌午,都在磨洋工,还没有犁完我老爸计划的犁田任务,扶犁的老爸有时就会用牛鞭猛抽黄牛“哞哞”,那鞭子下来,落在黄牛的身上,立刻就是一道长长的鞭痕,这个时候我就特别心疼,也特别着急。不停地在田埂上呼唤“哞哞,加油啊”,“哞哞,听话啊”,“哞哞,快点啊”。我喊得声嘶力竭,终于到了卸套的时候,我就第一时间下田,赶紧协助老爸收拾犁耙工具,赶紧地撵着“哞哞”上山去吃草,还用毛镰刀割一些黄牛最爱吃的茅草、嫩叶鼓励我的黄牛“哞哞”。那个时候,看着牛背上的鞭痕,我一点都不理解我的父亲,甚至心里还暗暗埋怨过我的父亲,也太狠心了点吧,就不能少犁一耙么?少犁一犁,少耙一耙,就误多少农时了吗?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的脑海里还时时地忆起我家的那头“哞哞”。“哞哞”那高大威武的形象,我骑在牛背上威风的样子,老爸的鞭子落下时,“哞哞”眼中满含的泪水。但更多的时候,是想到了我做农民一辈子的父亲的艰辛,想想他培养我们五兄妹的艰难,再想想我曾经对他的埋怨,想想我自己这么几十年下来,人生的不易,我现在终于理解了,什么是父辈的人生,什么是做儿女的责任,什么是“哞哞”生存的意义。
 
 
       三、我与雪峰黄牛的乡愁
 
       再后来,我读了大学,离开了农村,我对黄牛的记忆也就淡了。再后来,我在县城结了婚,有了孩子,对黄牛的记忆更淡了。再后来,黄牛的生存意义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随着时代的发展,随着现代农业技术的发达,雪峰山下的各家各户还是养黄牛,但黄牛不再是农民耕田犁地的工具,而变成了农民创收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甚至出现了专业养牛户,几十头几十头地养着,而最闻名的当属雪峰黄牛肉。再后来的后来,我对黄牛的记忆也就停留在吃牛肉时的那缕舌尖上的乡愁了。
 
 
       现在,我们县城最有名的牛肉还是雪峰黄牛肉,而雪峰黄牛肉又数雪峰山脚下的洗马、塘湾的黄牛肉最正宗。逢年过节,我家的黄牛肉都是我大哥访着村里哪家杀了牛,就帮我买个十到二十斤,托洗马、塘湾到县城的客运车带给我的,不逢节假日的时候,我哥就利用洗马农历四、九,塘湾三、八的赶集日,手提肩挑几十里山路,帮我上集镇上买了带上县城来。所以我女儿从小就超级喜欢吃牛肉,清炒小黄牛肉,炖的黄牛肉,做的黄牛肉火锅,做的黄牛肉面条,只要是蘸了牛肉的菜她都喜欢。后来她去了长沙读书,我大袋小袋背过去的是牛肉,她去省外读大学,我真空打包寄过去的是她爸爸精心帮她炒的黄牛肉,再现在外地工作了,每次去看她,还是她爸爸亲自下厨炒的黄牛肉。
 
 
       这就是我与雪峰黄牛的故事,我与雪峰黄牛的情缘。号称物种天堂,人间康养秘境的雪峰山,各家各户生态放养的黄牛肉,来自天然牧场,吃的开心,吃的放心。所以最终也成为我孩子舌尖上的一缕乡愁。她走到哪里,奋斗到哪里,我的雪峰黄牛肉就邮寄到那里,不远千里万里。只为了雪峰山下那挥之不去的缕缕乡愁,那舌尖上的牛肉味道……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公众号 大洪江网 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