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中洪江

当前位置/ 首页/ 画中洪江/ 正文

托口古镇沧桑里的乡愁(下)

 

故乡在我心里,在我画里,在留给子孙后代的故事里。



 
小河湾湾,浣纱女郎刚刚回家,她要为你做一餐可口的中饭,有刚摘下来的黄瓜做凉拌。


 
古柏下的罗岩粟氏族学,先父是这里的首席教师,留下了一个有惊无险的故事,如果你想听,我就把《父亲罗岩江遇险记》发给你。


 

 
风雨桥,吊脚楼,龙舟赛,都成了美好的回忆,害得八十高龄的袁隆平全家乘兴而来,扫兴而归。


 
左边是祠堂,右边是鱼圹,你喜欢哪边呢?



弯的石拱桥把倒影留在溪里,谁把钓竿遗忘在水边,连同一个美丽的童?



 
李家小院,走过去便是三府馆。


 
万寿宫码头,托口第一大一码头。



 
春深如海,农事正忙。

 
白鹭飞去山的那边,牧笛依然在心中回响,上学的孩子赤脚走在青石板的田塍上,再也闻不到十里荷圹的清香。


 
木商古道,处处排塢。



 
墙上的红字记录着你不熟悉的历史。

 

 
乡村三月,不见农事忙,城里小姐勾去了年轻男子的魂。


 
林中的小路有多长,只有我俩在漫步踱量,林中的小路曲曲弯弯,无果的爱情只留下残缺的诗篇。


 
毛委员在托口赵家祠堂策划秋收起义,别当真,是拍电影。


 
禹家窨子,那精美的雕花窗子呢?

 
毛泽东从这里走出韶山,是拍电视剧《恰同学少年》
 




 
一枝夭桃探出墙来,你不认识吗?那可是你三世三生的红颜知己。
 



 
杨家巷,当年可是银楼,绸庄,药局,托口流金淌银的地方,别忘了双胜楼,湘西第一青楼,繁华小南京的见证。


 
临河的吊脚楼,河边的花船,水上汉子把与风波险浪搏斗的性命钱在这里换取皇帝的一夜风流。请读我的《吊脚楼下醉花船》,再看电影《村妓》。

丰家巷子,前面是薛晓红与丰民主的家。


 

阳岫古寨,所有的传奇故事都被老人带走了。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公众号 大洪江网 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