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黔城

当前位置/ 首页/ 锦绣黔城/ 正文

黔阳古城之赤宝晴霞

 


      华美俨同七宝装,云蒸霞蔚见山光。珠辉不亚珊瑚艳,玉照偏如玛瑙凉,晃眼剑茫非紫电,当头丽锦异青霜。漫天彩结凌空炫,远灿红岩岂渺茫——清.萧兆芹。

 
 
      黔阳古城素有江南千年隐镇之称,据清朝同治十三年的《黔阳县志》记载:“黔阳山水甲五溪,而五溪入沅,则黔阳有三焉。”自清朝起,就有黔阳八景之说,即龙标耸翠、赤宝晴霞、虎山夜归、蟠龙晓霁、狮滩渔网、牛坡樵唱、柳溪烟雨、鸬鹚春浪。隐秘在湘西沅水上游的黔阳古城,曾吸引了无数文人墨客,在此流连忘返,留下许多诗文佳句。然而随着那如烟雨般细碎的时光,史上有名的黔阳八景,大部分都已消失在那条流向远方的沅水里。唯独与古城隔河相望的赤宝塔依然矗立在葱郁的赤宝山顶,宝塔上的风铃,不时奏鸣着清脆的铃音,犹如一个白发清瘦的隐者,在粼粼的江水边,抚琴吟唱着古城曾经的缠绵和落雁,而那赤宝晴霞的华彩也不时演绎在那山,那水,那古城的画廊里面。
 
 
       赤宝塔初建于清嘉庆年间,后遭损毁。咸丰九年(公元1859),黔阳县知县黄杰重建,修七层八方浮屠,每层相接处为花纹角砖砌成。原来叫文峰塔,现在当地人又习惯叫他赤宝塔。塔身全部为青砖垒砌,高二十八米,有七层八角,每层均有彩绘小窗,塔内有木制旋梯登上塔顶,塔顶八方翘角上悬挂着铜铃,风吹铃响,清脆悦耳的铃声,越过蓝色的江水,潜入古城蜿蜒的街巷,叙说着古城丁香一样的故事。
 
 
       金秋的黔阳古城,婉约着楚楚动人的娇容,就像一位在晨雾袅袅的清水塘里浣纱的少女,一笑一颦都像那婉约动人的音符,跳跃在水边崖石上那棵苍劲的香檀树上,流淌在那墨青色的青石板里;蓝天白云下的黔阳古城显得是那么的清寂,是那么的隐秘。
       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早晨,我和夫人一起去赤宝塔观赏云蒸霞蔚的美景。到达赤宝塔时,天还没有亮,仰望天上,稀疏的几颗星星悬挂在有点灰暗的夜空上,一轮疲惫的圆月孤悬在灰蒙蒙的盘龙山上,欲坠又眼眸依依。登上塔楼,塔下的舞水和沅江隐约的环绕在灯火阑珊而又寂静的古城脚下。不一会儿,东边的天际泛起一点点鱼肚白,远山露出了巍峨挺拔的身姿,塔前的江面升起了一层薄薄的淡雾,一只斑鸠在塔顶上“啾”“啾”地叫着,好像是一首浪漫的晨曲开始奏鸣。塔下的山中“呜”的穿出一列粉红色的列车,“哐当”,“哐当”地穿行在晨光微微的田野,感觉大地都在颤抖一样。
 
 
       天边的白云渐渐染上了淡淡的红晕,几簇金箭似的霞光从远方的山背后喷射而出,刹那间天边的白云被红的,黄的,紫的,青的色彩染透,各色云彩重重叠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缠缠绵绵地涌动着,变幻着。通红的霞光从透亮的天边倾洒而来,且逐渐变淡,轻柔地泼洒在斑驳的赤宝塔上。
       江面的白雾愈来愈浓,逐渐往上翻涌着,不一会儿就在塔脚下萦绕飘涌,对面的古城隐隐约约只露出钟鼓楼上几个尖尖的飞檐。红霞染透了的天边,一轮红日冉冉升起,霎时天边的云彩更加剔透艳丽,湛蓝的天空,五彩的云霞,越来越奇幻莫测。灰白色的赤宝塔也披上了薄薄的红纱,霞光洒落在古塔下涌动着的浓雾上面,漫舞着的云雾时而象流动着的瀑布,时而象涛涛拍岸的云海,烟岚氤氲,惊羡了飞翔在云海上的鸣鹤。
       远山的墨绿在朝霞的浸润下闪着了熠熠的光彩,红霞染红了远山近塔,鎏金闪烁,红彤彤,金灿灿,黄沉沉,变化无穷的色彩让我激荡着飞翔的激情,沐浴在柔柔的霞光之中,憧憬着在云海里舒袖曼舞的梦幻。
 
 
       漫步在静静的沅水河边,遥望西边盘龙山上的夕阳,就象一团红透了的火球,褪去了他那耀眼了一天的炫光,熊熊燃烧在有点红晕的天幕上。那西边盘龙山渐渐地披上了五彩缤纷的晚霞,天越来越红,云团也越来越大,张扬的云霞各式各样,有的像垂暮的老人,有的象扎着高高发髻的嫦娥仙子,还有的象驰骋着的汗血宝马,重重叠叠,巍巍壮观。对面赤宝山上的古塔在晚霞的照射下,熠熠生辉。缓缓的河风吹得赤宝塔上的铜铃又在“叮叮“的弹着远古的《春江花月夜》。平静的河面上波光粼粼,舞水和沅水就像两条闪着渔火的彩练,缠绕在霞光渐淡的古城墙下,站立在小木船上的一排鱼鹰,也竞相“噗、噗”地潜入波光莹莹的水里,找寻那千年相伴的缘分。
 
 
       青砖汉瓦的古城在夕阳下,愈显得朦胧和神奇,隐藏在古巷深处的窨子屋,也涂抹上了一层薄薄的霞辉,那火红的落日渐渐坠落在盘龙山后。古城逐渐披上了灰蒙蒙的晚裳,而对面赤宝塔上的灯光也放出耀眼的华彩,流光的塔身通体闪烁,犹如那怒放的佛光,碾碎了世上所有华丽的色彩,在悠然而过的光阴里,护佑着彼岸的隐秘古城。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公众号 大洪江网 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