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都安江

当前位置/ 首页/ 稻都安江/ 正文

枫树坪秋韵

 



  每年秋来,我总醉心于枫树坪枫叶的火红,银杏的澄黄,残荷的坚挺,杉松的高拔。在枫树坪里,那可不是萧瑟,那是热情,是满腔柔情的慈祥,是如花生命在漫烂里的张扬。
 
 
      这里的秋,是不能轻易体味出来的,因为,她来得姗姗而亲切,温润而多情,轻悄而含蓄,充满魅力而不挥霍,总是那么从容而淡定,宁静而幽远。
 
 
  她来得慢,直到中秋,一阵一阵的桂香袭上了心房,才让人猛然惊醒,秋何时悄然而至了?但放眼寻去,满园青翠,灼灼华叶,却还看不到多少秋染霜醉的迹象,唯见满树的桂花,开得那么热闹,一树一树,一排一排,白的纯洁而娇嫩,红的执着而娇羞,再过几天,白花酿成了米黄,红花醉出了金光,一场轻雨,树下一层,风扫一堆,在让人心生惋惜之时,才让人感到季节不饶人,好象那有点无情的秋还是真的到了。但此时要想校园赏秋为时犹早,在这漫天碧绿书声朗朗的园里,要真正感受秋味,还要等到十一月秋末时节,甚至初冬。
 
 
  但就是到了秋末或是初冬,虽然满园有秋,但并非满目是秋。枫树坪里,高耸云天的枫木,虬劲的松柏、屋宇似的樟树,还有亭亭如盖的桂树、玉立的柳树、郁郁的梧桐、岿然如山的塔松等等依然苍翠茂盛,她们慈爱地主宰着校园的主色调,葱郁盎然,绿意悠然,再加上农历十月的小阳春,几个暖阳,几场轻雨,草坪的小草在熬过了酷热的秋老虎之后,又焕发了青春凑起了热闹,一片片的青绿,铺就成绿色的地毯,煞是喜人。
 
 
  虽即如此,但你绝不能讲这里是被秋遗忘的角落。此时,倘你漫步这枫树满坪的校园,在大片的春绿夏蓝的色调之中,你抬头低眉,仍能感受到浓浓的秋的眷顾。最让人欣喜的是园正中、学苑正面的万绿掩映的雕像旁,这里是枫树坪校园之秋的主演场,秋在这儿踏着悠扬的旋律,着了盛装,演绎着青春的畅想,以她特有的色彩,流动着一幅校园秋景图——靓丽而又骄艳,张扬而不做作。
 
 
  随着秋意渐浓,它变换着服装,一天一个背景,展尽自己迷人的风彩。银杏由原先的青翠,先是换成了青黄,接着浅黄,回眸处如薄施粉黛的少女,萌羞有姿,娇涩有情。等那银杏终于披上了金黄的盛装,那羞羞怯怯的红枫,似乎也被点燃了激情,匆匆赶上了步伐。
 


 
      由润红、浅红,变成深红,在回字形的学苑里,葱郁簇拥之中,似燃烧的熊熊火炬,惹人满怀豪迈,诗兴大发。等到接近冬季,那火枫又如众里千寻蓦然回眸处的花季少女,一下子锐变成热情似火的泼辣公主,着了红装即将出嫁成为新娘,凝眸望去,着实让人爱不能罢,恨亦不舍了。
 


 
  漫步园中,曲径通幽,山重水复柳暗花明,你总有诗意的发现。宝塔松外,蓦然一丛黄叶映入眼帘,那是凌霄花藤在秋风中的嫣然回首,高者犹小女子暗送的秋波,短促而闪眼,常惹人心里涟漪层层;低者如童稚迷藏后胜利的俏皮侧身,在松树下摇摇曳曳,欣欣然然。犹记起她夏日里花儿的娇艳,烙在心里的花事尚未褪却,人称它状元之花,开得旺,说是预兆当年高考必也辉煌。我想此时,在秋风里柔情千般的她,肯定又在为明年的才子,蓄积着满腔热情,用宁静致远的叮嘱,暗递她此时的深情。
 
 
        偶抬头,那是椿树吗?在池塘旁石榴树边,绿柳翠柏之间,虬枝婉转之中,红黄相错,斑斓多姿。人说,秋叶红透方醉人心,而我认为,红透有红透的洒脱,半黄半红亦有她的迷人的情致,更显她润而多情的飘逸,我以为这池边的秋是恰到好处的,沉静而含蓄,轻描而淡写,诗韵无限。
 
 
  树下的荷塘,曾沉淀了多少人的诗意远方。秋风中,荷叶已然褪去了夏日的丰腴,但残荷枯叶间仍昂挺坚劲的枝头,执着于秋风之中,伫立于浮萍之上,劝君莫自弃,犹有再夏时,你不见枝下嫩绿的荷尖荷芽?但有一丝春风,她就要一抖青春的风华,这是否也给了你些许人生的启示?还有那满池碧绿的浮萍,管你春夏秋冬,它就不曾有过浮生若梦的多情伤感,对它而言,太阳每天都是新的,这不,秋风处残荷满池而她翠绿依旧,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不也可以用来形容残荷断茎之下的微而不卑的青萍吗?
 
 
  在那红桕染红遍野之时,不知校园的乌桕怎么还是那么淡定,许是校舍暖暖的呵护,她才平抚了秋风乍来时的些许惊悸,从容地捧上它洁白的桕子,在鸠儿雀儿的歌声里,献上的满是对母校感恩的回馈。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清秋的别去确实让人碎心辗转,在一中,在枫树坪,一季一季,一秋一秋,也有离别,但这离别却不悲不伤。岁岁年年,年年岁岁,风水流转,花叶有心,情深意切,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即使投向了大地,何曾憔悴过容颜?只有满脸的灿烂,欣欣然然,欢欢喜喜,那是使命完成之后的胜利,是甘为泥土乐于奉献的人格升华。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是相思,但这相思,是树叶对根的情意。来时,我生机蓬勃,燃尽青春的风彩,去时,我也风风火火,什么相思成灾相思成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将相思化为烟,来春艳阳天里还相见。
 
 
  眼前如若苟且,何谈诗与远方,把握了当下,人生之秋方能丰收满场。在枫树坪校园,只要你有一颗发现美的眼睛,秋天里,即使绿树掩映,你也能俯拾秋情诗韵,玉兰苍郁,红叶似火,枫樟高耸,杂树成林,窗传诗音,百鸟和鸣,杏坛铿锵,繁花似锦,秋风将这一切汇成一曲不老的旋律,让人赏不够,听不厌,心怀柔情,爱恨缠绵,不知魂萦了多少学子如诗的青春,放飞了他们多少人生的梦想。
 
 
  我不知郁达夫把那如火如荼的故都之秋写得如此清静悲凉,婉柔伤感,我想他写北國之秋,故都之秋,实际是写他自己心中之秋,因为他心中装了太多的时代的萧瑟,人生的无奈。如果他生在我这江南之秋中,在这青春蓬勃的枫树坪校园,他的秋一定别有一番滋味。这儿不清,黄莺一叫醒东边的日出,林荫道上就传来错落的足响;这儿不静,上课铃响,林中的鸟儿也整队起床,啾啾声,应和着书声朗朗;这儿更不悲,只有意气昂扬;这儿也不凉,秋意阑珊里,也温和如春,因为,这儿的风景浸染了师生心中满装的希望,人生的秋天都从这里扬帆起航。
 


 
  枫树坪的秋,不是平常之秋,古人之秋,因为平常之秋太萧瑟,古人之秋太悲凉,总是让人郁伤迷茫。这里的秋是诗,是韵,是师生共弹的和弦悠扬;是谐,是春夏秋冬齐唱的和音;是精神,是一中人挺胸仰望世界的胸堂;是朝气,是师生踏露晨曦的朝阳。不萧不瑟,不悲不伤,淡定而沉稳,热烈而奔放。秋染校园的点缀,只是生命昂然个性的张扬,以含蓄的语言,警示我青春的学子,生命若要绵长,千万不要蹉跎了大好时光,必需广积而厚藏!
                       
   2018.11.12于安江枫树坪  
 
  每年秋来,我总醉心于枫树坪枫叶的火红,银杏的澄黄,残荷的坚挺,杉松的高拔。在枫树坪里,那可不是萧瑟,那是热情,是满腔柔情的慈祥,是如花生命在漫烂里的张扬。
 
 
      这里的秋,是不能轻易体味出来的,因为,她来得姗姗而亲切,温润而多情,轻悄而含蓄,充满魅力而不挥霍,总是那么从容而淡定,宁静而幽远。
 
 
  她来得慢,直到中秋,一阵一阵的桂香袭上了心房,才让人猛然惊醒,秋何时悄然而至了?但放眼寻去,满园青翠,灼灼华叶,却还看不到多少秋染霜醉的迹象,唯见满树的桂花,开得那么热闹,一树一树,一排一排,白的纯洁而娇嫩,红的执着而娇羞,再过几天,白花酿成了米黄,红花醉出了金光,一场轻雨,树下一层,风扫一堆,在让人心生惋惜之时,才让人感到季节不饶人,好象那有点无情的秋还是真的到了。但此时要想校园赏秋为时犹早,在这漫天碧绿书声朗朗的园里,要真正感受秋味,还要等到十一月秋末时节,甚至初冬。
 
 
  但就是到了秋末或是初冬,虽然满园有秋,但并非满目是秋。枫树坪里,高耸云天的枫木,虬劲的松柏、屋宇似的樟树,还有亭亭如盖的桂树、玉立的柳树、郁郁的梧桐、岿然如山的塔松等等依然苍翠茂盛,她们慈爱地主宰着校园的主色调,葱郁盎然,绿意悠然,再加上农历十月的小阳春,几个暖阳,几场轻雨,草坪的小草在熬过了酷热的秋老虎之后,又焕发了青春凑起了热闹,一片片的青绿,铺就成绿色的地毯,煞是喜人。
 
 
  虽即如此,但你绝不能讲这里是被秋遗忘的角落。此时,倘你漫步这枫树满坪的校园,在大片的春绿夏蓝的色调之中,你抬头低眉,仍能感受到浓浓的秋的眷顾。最让人欣喜的是园正中、学苑正面的万绿掩映的雕像旁,这里是枫树坪校园之秋的主演场,秋在这儿踏着悠扬的旋律,着了盛装,演绎着青春的畅想,以她特有的色彩,流动着一幅校园秋景图——靓丽而又骄艳,张扬而不做作。
 
 
  随着秋意渐浓,它变换着服装,一天一个背景,展尽自己迷人的风彩。银杏由原先的青翠,先是换成了青黄,接着浅黄,回眸处如薄施粉黛的少女,萌羞有姿,娇涩有情。等那银杏终于披上了金黄的盛装,那羞羞怯怯的红枫,似乎也被点燃了激情,匆匆赶上了步伐。
 


 
      由润红、浅红,变成深红,在回字形的学苑里,葱郁簇拥之中,似燃烧的熊熊火炬,惹人满怀豪迈,诗兴大发。等到接近冬季,那火枫又如众里千寻蓦然回眸处的花季少女,一下子锐变成热情似火的泼辣公主,着了红装即将出嫁成为新娘,凝眸望去,着实让人爱不能罢,恨亦不舍了。
 


 
  漫步园中,曲径通幽,山重水复柳暗花明,你总有诗意的发现。宝塔松外,蓦然一丛黄叶映入眼帘,那是凌霄花藤在秋风中的嫣然回首,高者犹小女子暗送的秋波,短促而闪眼,常惹人心里涟漪层层;低者如童稚迷藏后胜利的俏皮侧身,在松树下摇摇曳曳,欣欣然然。犹记起她夏日里花儿的娇艳,烙在心里的花事尚未褪却,人称它状元之花,开得旺,说是预兆当年高考必也辉煌。我想此时,在秋风里柔情千般的她,肯定又在为明年的才子,蓄积着满腔热情,用宁静致远的叮嘱,暗递她此时的深情。
 
 
        偶抬头,那是椿树吗?在池塘旁石榴树边,绿柳翠柏之间,虬枝婉转之中,红黄相错,斑斓多姿。人说,秋叶红透方醉人心,而我认为,红透有红透的洒脱,半黄半红亦有她的迷人的情致,更显她润而多情的飘逸,我以为这池边的秋是恰到好处的,沉静而含蓄,轻描而淡写,诗韵无限。
 
 
  树下的荷塘,曾沉淀了多少人的诗意远方。秋风中,荷叶已然褪去了夏日的丰腴,但残荷枯叶间仍昂挺坚劲的枝头,执着于秋风之中,伫立于浮萍之上,劝君莫自弃,犹有再夏时,你不见枝下嫩绿的荷尖荷芽?但有一丝春风,她就要一抖青春的风华,这是否也给了你些许人生的启示?还有那满池碧绿的浮萍,管你春夏秋冬,它就不曾有过浮生若梦的多情伤感,对它而言,太阳每天都是新的,这不,秋风处残荷满池而她翠绿依旧,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不也可以用来形容残荷断茎之下的微而不卑的青萍吗?
 
 
  在那红桕染红遍野之时,不知校园的乌桕怎么还是那么淡定,许是校舍暖暖的呵护,她才平抚了秋风乍来时的些许惊悸,从容地捧上它洁白的桕子,在鸠儿雀儿的歌声里,献上的满是对母校感恩的回馈。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清秋的别去确实让人碎心辗转,在一中,在枫树坪,一季一季,一秋一秋,也有离别,但这离别却不悲不伤。岁岁年年,年年岁岁,风水流转,花叶有心,情深意切,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即使投向了大地,何曾憔悴过容颜?只有满脸的灿烂,欣欣然然,欢欢喜喜,那是使命完成之后的胜利,是甘为泥土乐于奉献的人格升华。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是相思,但这相思,是树叶对根的情意。来时,我生机蓬勃,燃尽青春的风彩,去时,我也风风火火,什么相思成灾相思成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将相思化为烟,来春艳阳天里还相见。
 
 
  眼前如若苟且,何谈诗与远方,把握了当下,人生之秋方能丰收满场。在枫树坪校园,只要你有一颗发现美的眼睛,秋天里,即使绿树掩映,你也能俯拾秋情诗韵,玉兰苍郁,红叶似火,枫樟高耸,杂树成林,窗传诗音,百鸟和鸣,杏坛铿锵,繁花似锦,秋风将这一切汇成一曲不老的旋律,让人赏不够,听不厌,心怀柔情,爱恨缠绵,不知魂萦了多少学子如诗的青春,放飞了他们多少人生的梦想。
 
 
  我不知郁达夫把那如火如荼的故都之秋写得如此清静悲凉,婉柔伤感,我想他写北國之秋,故都之秋,实际是写他自己心中之秋,因为他心中装了太多的时代的萧瑟,人生的无奈。如果他生在我这江南之秋中,在这青春蓬勃的枫树坪校园,他的秋一定别有一番滋味。这儿不清,黄莺一叫醒东边的日出,林荫道上就传来错落的足响;这儿不静,上课铃响,林中的鸟儿也整队起床,啾啾声,应和着书声朗朗;这儿更不悲,只有意气昂扬;这儿也不凉,秋意阑珊里,也温和如春,因为,这儿的风景浸染了师生心中满装的希望,人生的秋天都从这里扬帆起航。
 


 
  枫树坪的秋,不是平常之秋,古人之秋,因为平常之秋太萧瑟,古人之秋太悲凉,总是让人郁伤迷茫。这里的秋是诗,是韵,是师生共弹的和弦悠扬;是谐,是春夏秋冬齐唱的和音;是精神,是一中人挺胸仰望世界的胸堂;是朝气,是师生踏露晨曦的朝阳。不萧不瑟,不悲不伤,淡定而沉稳,热烈而奔放。秋染校园的点缀,只是生命昂然个性的张扬,以含蓄的语言,警示我青春的学子,生命若要绵长,千万不要蹉跎了大好时光,必需广积而厚藏!
                       
   2018.11.12于安江枫树坪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公众号 大洪江网 即可。